焦点新闻:正觉教团对于邪淫藏密不实抹黑(红)之公开辨正

教团对于邪淫藏密不实抹黑(红)之公开辨正 (按此下载本文章之pdf档)

一、 藏传佛教说:正觉花大钱买广告,财源来自中国政权。
辨正:正觉讲堂所有的资金来源,皆是由本会同修们发心护持,每一笔收入皆开立收据徵信,我们只有一套公开的帐本,并受合格会计师事务所及相关主管机关稽核,多次得到台北市社会局及教育部颁发绩优团体奖状褒扬;多年来从未曾接受本国政府或任何一个国家的官方资助;我们上从 平实导师,下至所有大小执事们,全都是义工,不曾支领过薪资、车马费或任何款项,而且大家都倾力资助,想要教育社会大众远离假佛法及性侵害。并且由于本会深入研究佛学、哲学,弘扬如来了义究竟法而详细解说实相,所以造成台湾的四大山头及中国的西藏密宗组织,向中国官方做出不实的指控,使本会诸种出版书籍只有十年前申请的三本著作出版,其余所有书籍都被中国大陆政府全面封杀而无法流通发行,至今仍然如此,仍无丝毫松绑迹象。在中国政府不遗余力封杀本会书籍的状况下,有可能资助本会点滴资金吗?

二、 藏传佛教说:正觉扭曲事实,藏密僧人是不修男女双修法的。
辨正:藏传佛教密续的明文规定,修西藏密宗所依的十四根本堕戒的位阶,远在佛教出家戒之上,因此藏密祖师常说修双身法的人只要明点不漏(不射精)或者射精后有能力吸回膀胱,就不算破戒。由此根本教义的缘故,使多数喇嘛犯下性侵台湾女信徒之事;例如近几年性侵许多女信徒的林喇仁波切就是四川佐钦寺住持,而贝玛堪仁波切亦是以具格的出家喇嘛身分,与已婚女信徒通姦;当年赤珠仁波切亦是以具格喇嘛的身分性侵女信徒。在台湾如是,在美国的卡卢仁波切,著作《西藏生死书》的索甲仁波切,都同样是具格的密宗上师,都犯下性侵女信徒的恶行而被告上法院。这些还只是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为了名节而不得不隐忍下来的台湾妇女被性侵或诱姦的事件,其实多如牛毛而无法一一计数。达赖基金会的达瓦才仁近日投书新闻媒体,他多年来也都如此说:「密宗僧人已不修双身法。」其实只是欺骗信徒及社会大众的托词,因为达赖至今仍在教导喇嘛密宗信徒们如何实修男女性交的乐空双运的双身法,而台湾喇嘛们也仍然在暗中与合意的女信徒实行双身法之中,全都未曾公开宣示摒绝性交的双身法,证明达瓦才仁是睁眼说瞎话,公开欺骗台湾新闻媒体及民众。

三、 藏传佛教说:正觉所举性侵案例都是骗子所为,不是真喇嘛
辨正:如上所说的喇嘛,都是真正具格的活佛、仁波切,他们随时在伺机犯行,所以带动其他喇嘛一起加入。若性侵事件一旦曝光,喇嘛们一贯的做法如下:先否认其喇嘛身分,否认不成就说犯行者是个案而加以切割,被证明是具格的喇嘛而且无法切割成个案时,就连夜将犯行者送出台湾,留下悬案;待风头过后,再更改姓名返回台湾,继续矇骗台湾女性与善良的社会百姓。这是藏传假佛教一贯的手法,已经成为密宗喇嘛性侵事件暴发后的一贯应变程序了。

四、 藏传佛教说:正觉近日在自由时报登出广告后,许多人询问,经他们说明后反而信他们了,所以他们经得起考验。
辨正:如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表示:「印度佛教密宗经典,确实记载有『无上瑜伽修行』的观点,指的是当修行到最高境界…。但达瓦强调,没有任何一个藏人、喇嘛、僧人这么做,因为藏人认为自己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所以不会去做双修的事。」(2010/12/15 自由时报) 达赖喇嘛的代表,一开始说「藏人不会去做双修的事」,后来又改口说「僧人不会做双修的事」,看到正觉所举出诸多具格的仁波切性侵事以后,再改口说「那些都不是真的僧人」,或说「那些都只是个案」,说法如此再三再四狡辩,足以认定喇嘛们编造谎言欺骗台湾民众的事全属事实。藏密四大派祖师有关「必须要每天与女信徒合修双身法才能即身成佛」的教法,在藏传假佛教的无数〈密续〉中都明白记载著,比比皆是,白纸黑字无可抵赖;只要翻阅相关〈密续〉,乃至号称最清净的宗喀巴写的《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止、观」二章中也隐晦地说明性交的双身法,在他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则是极尽能事的描写男女交合,以及应有多位女信徒与喇嘛杂交的各种令人脸红心跳、不堪入目、败坏善良风俗的详细内容。只要读完密续及宗喀巴的二种《广论》,即知真正的事实,就能确定西藏密宗乃是婆罗门教的性力派邪思渗透到佛教中,完全违背释迦牟尼佛所传的远离淫欲的正教;所以只有迷信而执著的少数密宗信徒才会继续相信达瓦才仁的说词,我们正觉基金会这几天被来电挤曝了,大多是来表达支持之意,也有不少人数说他们自己被喇嘛所骗的亲身经歷,证明藏传的假佛教是经不起考验的,未来终究会被学佛的人们唾弃。

五、 藏传佛教说:正觉一向到处骂人,四大山头也骂。
辨正:正觉教团从来不作人身攻击,一向皆是坚持 释迦牟尼佛所传之真实教法,二十年来广作法义辨正以救护众生,所言皆有理上及教上的根据,自始至终都不作无理谩骂;反倒是被正觉辨正教义的对象,因为无力在法义上做对答,只好转而对正觉作出抹黑或抹红的举动。如今达赖基金会的达瓦才仁对我们的指控,正好是人身攻击及抹红的具体代表,完全不在藏传假佛教的教义是否符合社会伦理、善良风俗、佛学、佛法上面,作出明确的文字上的表白。

六、 达赖基金会达瓦才仁说:正觉的书在中国各地及中国最大的官方书局〈新华书局〉都可买到,显见与中国官方关系密切。
辨正:达瓦才仁是颠倒事实及抹红的高手。事实真相是:本会坚持 释迦牟尼佛所传的清净正法正戒,不愿像西藏密宗与四大山头去误导众生;这些人也自知本身教法错误,无力正面作法义的辨正,只好私下採用各种扺制手段,特别是尽全力阻止正觉教法进入中国大陆,故意做不实的诬告,导致本会出版的著作,几乎完全无法取得中国大陆的出版许可;这件事,可以从我们正觉电子报的公开声明中证明为事实,而且是数年来不断刊登而不曾中止过的声明。我们努力了十几年,只有七、八年前申请的三本书能在大陆出版;这八年来,我们申请的数十本书都被大陆政府下令封杀;遍寻大陆所有出版社,亦无一家敢出版正觉的书籍,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达瓦才仁说的「正 觉与中国官方关系密切」的说法,在此事实下不攻自破。若有朝一日,正觉 的所有或多数著作能「在中国各地及中国最大的官方书局〈新华书局〉都可买到」,则真是中国大陆学佛人之大幸,中国人就同样可以免于被藏传假佛教继续欺骗了,中国女性也可以免于再被中国喇嘛们性侵或诱姦了。

七、 藏传佛教说:川震时,正觉代表捐款,由中国宗教局副局长接待并留影。
辨正:正觉讲堂一向坚持社会公益、救助弱势贫困不遗余力,从台湾九二一大地震以来,各种大型的天灾人祸,正觉皆第一时间救助;在当时只有数百位会员的小团体情况下,我们也捐输了将近五百万元救济台湾灾民。近年会员人数继续增长以后依旧热心于救护众生,例如莫拉克风灾,正觉捐助八百万元协助灾区学校重建,荣获教育部三位司长共同接见表扬;每年也热心支持台北市社会局的社会救济事项,多次接受台北市社会局局长接见,明令颁奖表扬,此种情事不胜枚举。大陆汶川震灾之巨大与惨重,人天普同哀悲,本会除了在台湾举办超度法会之外,身为正信佛弟子,本会会众也主动捐助善款,救济灾民;由于一般社会人士所捐输之管道重复性过高,对灾民较无直接助益,故本会特闢管道,透过大陆宗教局指定用途,将善款加速而且直接送给汶川需要的灾民,故中国政府宗教局副局长代表汶川灾民,颁奖感谢本会救灾义举。但达赖却假藉莫拉克风灾为灾民祈福的名义,来台想要大发灾难财;若不是正觉的会员临时主动站出来强烈要求,达赖是不会将法会收入捐出来救济台湾灾民的。根据台湾自由时报记者刘荣的报导:「林喇仁波切性侵逾10人,诈财上亿。」试想:一个喇嘛就能诈财上亿,那么这些来台湾的一群又一群喇嘛性侵犯,到底诈骗了我们善良台湾人多少的血汗钱啊?!据达赖流亡政府自己发佈的讯息说,他们的财源有一半以上来自台湾,由此可证:所有被性侵的密宗女信徒都曾捐助了一份,所有与喇嘛上床的女信徒的丈夫们也都曾不知不觉地间接捐了一份。

八、 藏传佛教说:正觉萧先生一向都躲起来批评别人。
辨正:本会 平实导师,向来谦冲自牧,不喜世间虚名,亦不屑诸大师活佛仁波切,将「法照」发予民众顶礼膜拜进行个人崇拜,因此从不将照片刊登于著作上以博取名声。但 平实导师从来不曾「躲起来」,而是在他所发行的书籍中全部明白记载著出版者的地址与电话;而且每週二晚上的讲经说法,都是公开而不曾拒绝任何人前来听讲,达瓦才仁说的「一向都躲起来」显然是抹黑而且是公开说谎。达瓦才仁说的「批评别人」也是公开说的谎言,因为平实导师的书藉中都是指名道姓而作法义辨正,不像达瓦才仁只作人身攻击,而且是不实的人身攻击;更不像藏传假佛教密宗喇嘛们,以没有出 版者姓名、地址、电话的匿名书籍,对 平实导师的书籍断章取义而加以诬控。平实导师不曾躲起来,也不曾批评别人,而是公开的作法义辨正;若有人想要亲灸导师者,可于每周二晚间,参加正觉讲堂 平实导师的讲经共修,即可共聚一堂,不可能见不到 平实导师,何曾有达瓦才仁讲的「躲起来」之事?

正觉

关键词: 密宗双修 , 达赖 , 正觉讲堂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焦点新闻: 保护台湾女性,必须瞭知喇嘛教的根本教义 (苹果日报)
下一篇: 真心新闻网:新春清心祈福 吉祥如意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